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人用一生去探索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11-14 11:08:1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1335
颠簸起伏,几经回折,前方山峦层叠蜿蜒,几辆越野车断续着相连,嵌在荒原大地。
摩挲着泛黄的黑白照片,坚毅俊朗的脸庞深沉。摊开手,他端详着粗糙干裂的手掌,好似小时候用手描摹祖父面上的条条沟壑。他盘腿坐着,昏黄灯光照着狭小的帐篷里不停测算绘图、反复研究的他。平地坚硬,深夜极寒,行至半途,他们在这扎了营。月明星稀,天空辽阔,暗灰大地鲜少草木。他又一次来到西藏的无人区。


高原上的夜晚沉寂,平昼也漫长,时间变得长远。他记起祖父那样一个耐得住乏味冷寂的人也曾义正言辞地反驳过他对天地壮美,人间昼夜的叹赏,后来他才明白,大概是祖父独自一人经历过太多伏案一夜的孤寂,蜷缩着又攀爬着,行进在科研艰涩的路上,日日夜夜不舍不倦。他真切的感受着黑暗里分秒的流失,面前一沓沓层叠的纸张刻满了公式,画遍了图纸,就像看着那时我们的航天事业迷惘又焦灼。

祖母一直说祖父浪漫又无趣。他困惑着直到十六岁才明白。祖父会沉闷无声的在桌前坐上一天,写写画画各种各样的图纸公式;也会拉着他的手在院里给他说天上星辰的名字和排列,会声情并茂的讲中国神话、谈中国历史,他每每仰慕着祖父的博学,也常缠着祖父一起去作飞机航天的模型,他亦早就发现,祖母从未过问祖父二十几年的去处,只是在祖孙两个畅谈时轻轻站在后面,眼波流转。那年祖父回来了,从西北的荒原,那是他生平见祖父的第一面,从那祖父不再隐姓埋名,却缺少了和家人二十几年的朝夕。

一队人,三三两两,拖着厚重的仪器,步步前行。他总是在行走长远脚程时候回忆过往,脑海里一帧帧滑过那许多时候被他们拨动的心弦,被他们点亮的心火。有些光明,是一种炫目的光明,如日头似的逼人熠耀,使人神往,又使人哀怮。他见过大伯在艰深隧道里突遇透水的惊险,也分享过他地质勘探时终于测到珍惜矿产的喜悦,在他心里,大伯是工程建设的保证者,探测着山体大厦;他又熟识中国地理,走南闯北,可他身长不足一丈,终是躺在毕生浇灌热血的位置上。零九年,他被抽调去监控测绘南极昆山站的工程,在遥远湛蓝的冰川里失去了最后的生气。他抱着大伯曾赠予的小型工具箱,看水汽罩着的瞳孔前大伯身旁的锦簇繁花,听沉默的悲痛与哀悼,一如荒原的沉寂。自此,他埋下加入国家探测局的志向,一心奔向这辽远江山。

祖母常说,大伯和祖父一样,用一生的满天星河去守护灯火安和,满心满眼充盈的都是山河星辰,不多分些许给亲人。

“林队!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一片湖,上次这里还没有!”

似惊涛海浪,他猛地向前看去,目光邈远。水平如镜,虚虚的映着裹着防护服的一队人。他们定在水边,看奶油的白和冰蓝色交融涂在荒原上与远方雪域相衬。如此,手下的地形图就要在这作下水泊的标记了。漫漫路途旷远,发现新的水泊或山体新的变动都颇为欢喜。他仰头对着天空,疲累时眼前经常会看到祖父和大伯的面孔。这些年,他接手完成的测绘工作让他一次又一次体会着祖父日记上所表达出的情怀。

   “我触摸过你的玉容

翻越了太多山河峭崖

才与你紧紧相拥

畴昔年岁  与你的故事

足够我一声铭刻”

祖父临终也念叨着载人航天,想着他主持设计的飞船和带出来的徒弟,他一直告诉祖父他触摸过的心血至今无恙,他也永远记得祖父最后留在脸上那长久的安然。年前,他的一众前辈被光荣授予了国家奖章,从来刻在他心里的精神丰碑是曾经的尖刀铁旅,是他们后来人义无反顾的信仰与支柱,他们传承着前辈踏足的地方,不曾懈怠。颁奖典礼那晚他坐在北方的沙漠腹地,风卷携漫天星斗,尘沙平定在墨一般的苍穹。他人记叙来的寥寥数语,哪能涵盖多年的血泪与烟尘。

而今,他看过孤城沙丘、翠景冰凌,去过霏微荒原、奇异高山,又一次深入这西南边陲,低深峡谷,都将其一一化作图标印在图纸。这沧山映水,迤逦天地,他们用一生去刻画;那浩瀚宇宙,璀璨星辰,有人用一生去探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模板大全
写手接单
意见
反馈